用我一生

小天使好可爱啊啊啊啊啊我想只画他

水一波
在拟人吧接过的单子
分别是焦虑症 满天星 肥啾拟人
求kkkkkkkkkkk
来聊天呀

p1 p2 刚到寮里的奶吞
p3蹬着小短腿的吞和小天使茨
啊... ...我的拖延症 最后一p拖了一周

不会画血迹,意会吧QWQ
顺便求扩列
一个人吸茨,吹吞
好孤独QWQ

试图搞事,然而发现自己并不会人体,瘫

有一天非洲寮里来了个茨木-番外

其实是之前那两条尬得要死的条漫的文字版番外
放弃漫画,回归文字

背景是茨木来到寮里,晴明刚召唤出二星酒吞之后
顺便为之前只活在台词里的吞吞点蜡
――――――――――――――――――――――
茨木从未觉得大江山的夜晚有那么漫长。
他在山林间奔走,呼吸间是避无可避的血液的腥气。尸体在他的脚下,在四周,铺成了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逃。
这个让他觉得无比耻辱的字眼,此时却是他前进的唯一动力。
逃。
黑焰吞噬尽一切阻隔,人类的武士在身后呼喝的声音越来越小。
逃。
只剩下无边的黑暗和寂静。
茨木握紧了手中的一点金芒,将它护在胸前。
这是他的挚友。
早在大江山退治之前,酒吞便将其灵魂的一片碎片交与茨木保管。
“我总有一天会死去的,这是万事万物最终的结局,鬼也不例外。”
“不过呢,你要是不甘心,便拿着它,若是有一天我归于尘土,便用它凝聚我的妖力,使我再临此间吧。”
“茨木童子,这是我给予你的,唤醒我的权利。”
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茨木的步伐已然错乱,握着碎片的手却再度紧了紧。
夜晚依旧没有结束。
但是,吾友啊,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你。
放纵于夜色之中,亦或是于清晨一同苏醒。
... ...
仿佛从一个冗长而困苦的梦境中醒来,茨木睁开眼时,清晨的光一瞬间让这个习惯了黑夜的大妖有几分不适。
但随即,他发现更不适的是胸口上的重量。
低头,他看见小小的酒吞――大概还是七八岁的样子,正趴在他胸前安眠。
许是梦境太过压抑,现实太过完满,茨木对这小孩的不满一时也少了不少。
于是酒吞醒时,便正对上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天亮了。

剧情接大江山退治后,茨木带着酒吞碎片找到晴明
前文链接 https://m.weibo.cn/6218413905/4101984435490923
台词很尬... ...无视即可
再也不想画漫画,暴风哭泣

健身教练吞x技术宅茨 两个老妖怪的现代生活

比较隐晦的酒茨,灵感来自于同人歌词――终一句吾友千言难写
瞬间脑补深柜吞和宇直茨hhhhhhhhhhhh